当前位置:威尼斯网站 > 学术争鸣 > 在推动网络文学发展过程中,中国网络文学的逆袭之路道阻且长

在推动网络文学发展过程中,中国网络文学的逆袭之路道阻且长

文章作者:学术争鸣 上传时间:2020-03-12

图片 1

图片 2

网文产业“爆燃”后 二次危机来袭

8月11日,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京开幕

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北京开幕。 杜燕 摄

3.33亿网络文学用户成就90亿元的网络文学市场;40家主要网络文学网站提供1400余万种作品,并拥有日均逾1.5亿文字量的更新;网络作家最高版税收入高达1.22亿元……近日落幕的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交出了一张耀眼的成绩单。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网络文学已经可以同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

图片 3

北京8月11日电 以“网络正能量、文学新高峰”为主题的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今天在北京开幕,三天时间里将举办中国网络文学高峰论坛、平行主题论坛、中国网络文学IP交易大会、读者体验活动、网络文学线上活动、成果发布等六大版块数百场活动组成。

走过20年,中国网络文学的逆袭之路道阻且长。如果说“污名化”“贬低化”是网文产业的第一次发展危机,那么眼下的资本钳制则算得上第二次发展危机。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杜飞进,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出席开幕式,共同点亮大会标志“COLC”

网络文学从业者要从中华文化宝库中萃取精华

3.33亿读者

8月11日至13日,以“网络正能量、文学新高峰”为主题的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北京举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杜飞进,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出席开幕式,共同点亮大会标志“COLC”。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司长张毅君,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党组书记、局长杨烁等出席会议。相关专家学者、60余家网络文学企业负责人和网络作家500余人参加了此次活动。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在开幕式上表示,网络文学丰富了网络文艺形式,拉动了相关产业的协同发展,较好地满足了民众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在推动网络文学发展过程中,“网络文学从业者要坚守中华文化立场,传承中华文化基因,不断从中华文化宝库中萃取精华、汲取能量,获取灵感”,“从业者应自觉抵制片面追求点击率倾向,摒弃趋利媚俗之风,积极提升文化品格,弘扬真善美、贬斥假恶丑。”

催生90亿大市场

张宏森在致辞中表示,“网络文学+”的概念赋予了网络文学更大的责任。中国网络文学已经处于世界领先的位置,要考虑网络文学如何成为传承中华优秀文化、弘扬时代精神、塑造民族灵魂、凝聚中国力量的优质源头,更要考虑如何为世界网络文学的发展贡献中国智慧、提供中国方案。这既是我们坚定不移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题中之意,更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内在要求,“要将人民作为创作表现的主体、作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让网络文学发挥出最大的正能量,使作品线上叫得响、线下传得开、史中留得住。”

他称,作为监管部门,将加大对利用网络文学传播淫秽色情等有害内容的打击力度,整治扰乱市场秩序、侵害消费者利益行为,打击侵权盗版行为,保障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网络文学的发展营造良好环境,促进精品力作不断涌现、优秀人才脱颖而出。

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将网络文学界定为社会主义文艺的有机组成部分。“作品总量逾1400万种,与此同时一大批改编的影视、动漫、游戏作品也深受观众和用户喜爱。那些驰骋瑰丽想象、倾诉浪漫情怀、迸发青春活力的网络文学,丰富了网络文艺形式,拉动了相关产业的协同发展,较好地满足了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

杜飞进在致辞中介绍了北京在打造网络文学产业集群,构建网络文化发展生态圈,促进网络文学精品化、高端化发展方面所做的努力。他强调,约六成的重点文学网站设立在北京,一大批知名网络作家生活在北京,大量脍炙人口的网络文学故事创作在北京。推进网络文学繁荣发展,北京有先行先导的责任;对于正在加强全国文化中心建设的北京,网络文学是重要内容和有生力量。

北京有先行先导的责任推进网络文学繁荣发展

记者从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获悉,截至2016年底,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3.33亿,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已达90亿元。

作为社会主义文艺的有机组成部分,网络文学近年来保持高速发展态势。截至2016年12月底,国内40家主要网络文学网站提供的作品数量已达1400余万种,日均更新超过1.5亿文字量,各层次写作者超过1300万。但在会议期间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高峰论坛上,张毅君为这一井喷式的“繁荣”加上了引号。他表示,网络文学在内容方面还相当程度存在“量大质低”之疾,从产业方面还相当程度存在“急功近利”之忧,从市场方面相当程度存在“失序失范”之困。他介绍,总局将着力完善法规制度、推出优秀作品、提升内容质量、强化技术手段、提升队伍素质、打击有害内容,为网络文学的健康有序繁荣发展“保驾护航”。

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杜飞进介绍,20年前,中国文学与互联网结缘,网络文学应运而生。20年来,网络文学犹如雨后春笋,从肥沃的互联网土壤中迎春生发、势不可挡,一大批网络文学作品走进读者、走上荧屏、走出国门,网络作家正在成为我国文艺大军中的一支劲旅,网络文学正在成为社会主义文艺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北京在打造网络文学产业集群,构建网络文化发展生态圈,促进网络文学精品化、高端化发展方面所做了诸多努力,“对于推进网络文学繁荣发展,北京有先行先导的责任;对于正在加强全国文化中心建设的北京,网络文学是重要内容和有生力量。”

打开2017年网络小说作家收入排行榜,其最高版税收入已逾亿元。排行榜前三位的作家中,“唐家三少”版税1.22亿元居于榜首,第二名“天蚕土豆”版税6000万元,“我吃西红柿”版税5000万元居于第三位。如此的版税收入,不仅让网络文学作家跻身以网络文学为核心打造的产业生态圈,更吸引从业者进入原创文学的创作及其衍生领域。

陈崎嵘在题为“中国网络文学应该心向远方、目视高峰”的发言中强调,网络文学已进入“升级换代”的关键期,精品化发展方向是网络文学的不二选择,对其宜放长远之眼、抱宽容之心、施对症之策。打造网络文学精品,重在引导网络作家树立高远的文学理想、提升思想认识境界、创作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增强精品意识和创新能力。

图片 4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北京开幕。 杜燕 摄

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游戏、动漫、有声读物及衍生品带火了文化娱乐市场。它不仅站在网络文学本身的范畴,更是打通数字出版产业间的联系,建立全新的娱乐消费形态,加深网络文学与游戏、影视等其他文化娱乐产业的深度交叉融合,衍生出内涵丰富的泛娱乐文化产业。正如张宏森所说,网络文学后面的“+”号赋予了网络文学更大的责任、更庄严的使命以及更多的可能性。

阅文集团CEO吴文辉、阿里文学CEO黎直前、爱奇艺CCO王晓晖、北京磨铁图书有限公司董事长漆峻泓和网络作家月关结合自身经验,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状况进行思考和探析。

网络文学“繁荣”盛景背后有隐忧

在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读者体验区,65家企业以优质IP内容为核心,将网络文学与游戏、动漫、影视等不同行业融合发展,成为一大亮点。阅文集团、中文在线、阿里文学、掌阅科技、点众科技、凤凰文学等,一共带来了16部IP作品,经过一天激烈争夺,《爱上加菲猫》《九鼎记》《同程似锦》等8部作品当场签下合作意向书。

“中国网络文学自然发酵、自下而上的成功,证明了中国式故事在全球市场的接受度。”吴文辉表示,“我们希望中国式超级IP能够扛起中国文化海外输出的大旗,并具备可持续挖掘的正能量价值。” 黎直前认为,网络文学是文娱产业的风向标。网络文学正在经历新一轮的产业升级,有必要通过用户触达、商业化、人才等三大新基础设施建设,发挥正能量、实现新高峰。

在开幕式后进行的中国网络文学高峰论坛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司长张毅君认为,中国网络文学“繁荣”景象是传统文学形成千百年来所未曾有过的,然而其发展现阶段尚存在较为突出问题,需冷静客观的判断。

在“网络文学冒险之旅”虚拟现实体验区,《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市场辨识度高的影视作品,通过VR或3D技术进行加工,向观众展现出不一样的网络文学和影视改编世界。

近些年来,由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剧“大火”,王晓晖对此深有体会,他期待,网络文学敲开影视之门后,催化全产业链的合作共赢可以共建一个和谐、开放、共荣的IP生态。漆峻泓认为,网络文学在产业融合过程中发挥着先锋、向导、活水、源泉作用。月关则希望,通过内外力共作用,促进网络文学健康发展,进而实现网络文学主流化、经典化。

他认为,当前,网络文学从内容角度看,还相当程度存在“量大质低”之疾;从产业角度看,相当程度存在“急功近利”之忧;从市场角度看,相当程度存在“失序失范”之困。

在“网络文学+动漫”主题专区,“Coser”成为最“吸睛”的部分。《全职高手》中的君莫笑、寒烟柔,《盛世帝王妃》里的慕千雪,成为观众、书迷竞相合影的对象。

本次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北京市人民政府指导,北京市委宣传部、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北京市版权局)、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办。会议期间,还举办了“网络文学+生态:文学赋能影视”、“网络文学传承与创新”、“网络文学走出去需要面对的主要问题”等平行主题论坛,以及中国网络文学IP交易大会、读者体验、新书签售、网络作家签约、网络文学线上阅读等多项活动,旨在整合网络文学产业链的上下游资源,搭建网络文学创作、开发、展示、交流、合作、转化的良好平台,共同探讨中国网络文学行业及产业的发展前景。

张毅君表示,中国已经和正在采取针对性举措。今年内拟发布《关于规范网络文学出版服务秩序的通知》,对网站签约作者实名注册、责任编辑署名、作品编发机制等关键环节作出具体规定,以进一步规范企业运营行为,改善产业发展环境。

从内容爆发、用户爆发

图片 5

中国作家协会原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也指出:中国网络文学已进入“升级换代”的关键期,对其宜放长远之眼、抱宽容之心、施对症之策。“打造网络文学精品,重在引导网络作家树立文学理想、提升思想境界、关注现实题材,增强精品意识和创新能力。”

到价值爆发

8月11日至13日,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京举行。图为网络文学企业展台

业界冀望网络文学主流化、经典化

阅文集团CEO吴文辉说,今天,中国网络文学已经可以同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

图片 6

此外,阅文集团CEO吴文辉,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CFO、阿里文学CEO宇乾,爱奇艺CCO王晓晖,北京磨铁图书有限公司董事长漆峻泓,著名网络作家月关5位网络文学领域的企业和作者代表发言。

近年来,拥有众多全球用户的中国网络文学产业开始向“超级IP”进军,瞄准全产业链发展,打通内容的生产、孵化、运营、分发等环节,并与影视、游戏、动漫、出版链接起来形成闭环,让“中国的”变成“世界的”。

8月11日至13日,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京举行。图为网络文学企业展台

吴文辉表示,希望中国式超级IP能够扛起中国文化海外输出的大旗,并具备可持续挖掘的正能量价值。宇乾认为“网络文学是文娱产业的风向标”,网络文学正在经历新一轮的产业升级,有必要通过用户触达、商业化、人才等三大新基础设施建设,来发挥正能量、实现新高峰。

然而包括吴文辉在内的许多人深知,这片体量近百亿元、年平均增长20%的热土在20年前是一片荒芜。

图片 7

近些年来,由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剧“大火”,王晓晖对此深有体会,他期待网络文学敲开影视之门后,催化全产业链的合作共赢可以共建一个和谐、开放、共荣的IP生态。漆峻泓认为,网络文学在产业融合过程中发挥着先锋、向导、活水、源泉作用。而“网络历史小说第一人”月关则希望,通过内外力共作用,来促进网络文学健康发展,进而实现网络文学主流化、经典化。

1997年圣诞节,美籍华人朱威廉在上海创办了“榕树下”文学主页,于是大众文学有了原创写作的展示平台。在此之前,文学青年只能把小说、杂文写进信纸和日记本。这一年,被认为是中国网络文学的元年。

8月11日至13日,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京举行。图为网络文学企业展台

据悉,本次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北京市人民政府指导,北京市委宣传部、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办。大会将从8月11日持续到8月13日。

1998年,台湾作家“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在互联网的连载让网络文学开始进入年轻人视野。而后这本书在台湾和大陆发行了上百万本,体现出网络文学的巨大市场价值。

图片 8

这阵风带动了中国网民的无意识写作。他们为生活而写作,写心里的感受,然后把文章投到“榕树下”,让更多网民看到。“那个时候开始大家有了一个习惯,把文字写在网络上。”阿里文学CEO宇乾梳理了网络文学的演进脉络。

8月11日至13日,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京举行。图为网络文学企业展台

三年内,数以10万计的网民通过互联网圆了发表文章的“文学梦”,2000年前后引起舆论反响的《生命的留言》《艾滋手记》等作品均首发于网络。

图片 9

然而随着写作社区的继续运转,一些网络文学界的活跃人士开始思考:市场需要好的网络文学,如果没钱谁来写好文?如果没有好文有谁来看?

8月11日至13日,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京举行。图为网络文学企业展台

2003年,网络文学付费阅读制度正式启动。启动付费的初衷是对精品网络文学的企盼:想通过更多的报酬回报并留住优质内容写作者。

以兴趣社区起家的起点中文网推出了“微支付”模式,也就是VIP会员阅读制度:平台按章节向读者收费,然后与写作者分成。

当时的吴文辉也活跃在网文界,他是起点中文网的创立者之一。幸运的是,起点中文网的“微支付”,一经推出便经受住了市场考验。

一年后,起点中文网成为国内第一家跻身世界百强的原创文学门户。同年,盛大以200万美元收购起点中文网,盛大文学诞生。

“我们认为,1997到2007年属于网络文学的PC时代,这个时代带来的是内容爆发。”阿里文学CEO黎直前说。

随着网络文学商业化的试水成功,以及网络文学商业模式的一系列创新,不仅给了网站与写作者以生机,更重要的意义在于重构了读者与作者之间的关系,令“粉丝经济”得以沉淀并迅速累积。

“可以说,内容爆发后,从2007到2017年的10年是网络文学的用户爆发时代。与此同时,网络文学的内容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黎直前说。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为大家标记出另外一个时间点——2014年10月。“自此,中国网络文学进入了繁荣发展的黄金期。在此之前,我们谈论较多的是网络文学的草根性、大众性和自主性。在这以后,我们的目光更多地投注于网络文学的主流化、精品化与经典化。”

如果说2014年10月是网络文学界的一个主要时点,那么2015年可以说是网络文学产业界无法忽视的一个拐点。这一年,IP的概念正式推广开来。近两年,《琅琊榜》《步步惊心》《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多部热播的影视剧都是来自于网络文学,网络文学作为IP源头的价值也越来越被看好。

“一个故事是否吸引人,一个IP是否具有衍生价值,能够发展成影视剧、游戏、动漫等,通过网络文学的形式可以最低成本、最快速地加以验证。”黎直前说。

网络文学作为影视、游戏的上游,经典火爆的网络文学类型将深刻影响未来两三年影视作品的定位和走向。正如吴文辉所说,从生意到生态,行业发生了变革。

业内人士认为,2017年,中国将开启一个新的网络文学时代——融合时代。这个时代不但衔接了内容爆发、用户爆发,也将迎来价值爆发。

“量大质低”之疾未愈

资本钳制之痛又至

繁荣背后,亦有隐忧。一种声音认为,如果说在过去20年里,“污名化”“贬低化”是网络文学面对的第一次发展危机,那么眼下的资本钳制则算得上第二次发展危机。

浙江省网络作协副主席夏烈认为,聚焦网络文学的资本在近五六年间发挥了强悍的功能,使这块崭新的中国独有的“蛋糕”获得了跨越式的利润回报。“然而全产业链开发及版权运营模式的推行,由盗版的泛滥向打击盗版的缓慢回归,甚至运用网络文学财富排行榜形式塑造典范的同时也掩盖了写手们脱颖而出的难度、身心的疲惫、写作模式的单一化与内容同质化,这一切都拜资本所赐。”

在一些网络文学的资深读者看来,网络文学有了更多变现途径和资本青睐的同时,其内容也因其商业化的全面渗透受到伤害。在网络文学企业数家独大的格局下,付费制度的枷锁与变现渠道,让网络文学成为一门赚钱的生意。

网民“TeenieWendy”等网络文学爱好者反映,为了积累阅读量以得到金钱的回报,一些作品越写越长,几百万字的小说稀松平常,让网络文学沦为“灌水文学”。

登陆并浏览网络文学APP或网站,涉嫌抄袭的作品、篡改历史事实的作品、三低三俗作品屡见不鲜,一些作品的题目被要求根据受众猎奇心理进行“设计”,于是出现了千篇一律、无穷尽的“霸道总裁”“穿越”“虐心文”,甚至一些签约平台会强制要求作者添加色情片段吸引读者。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司长张毅君接受采访时表示,从内容角度看,目前我国网络文学还存在相当程度的“量大质低”之疾。“重迎合市场轻价值导向,重个人倾诉轻时代分量,重离奇猎奇轻文化底蕴等现象尚未根本扭转;抄袭模仿、千部一腔,难免陷入套路化的窠臼;娱乐至上、浅薄浮躁,难以摆脱唯点击率的怪圈。”

此外,从产业角度,在读者“催更”压力下,部分作品热衷于哗众取宠、博人眼球,把庸俗当通俗、把欲望当希望的现象依旧存在。特别是有了量化的激励机制以后,网络文学开始批量生产、流水作业,大批的写手、代写、接盘侠出现,让原本承载着专注力和原创精神的文学,成为流水线上的产品。

著有《回到明朝当王爷》等多部网络文学作品的网络文学作家月关认为,网络文学门槛低既是优点也是缺点。“创作门槛低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它,才有大量的文学爱好者拿起笔来,从一个旁观者,变成了这个大花园的一个种植者,使得它越来越蓬勃、越来越壮大。但这样的创作条件,也使得‘内容’泥沙俱下,甚至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业内人士还指出,从市场角度来看,网络文学的市场规则与监管手段还不够完善,处罚措施也不够给力,导致抄袭之风蔓延,侵权盗版盛行,给原创优秀作品的阅读消费造成冲击。

夏烈等文学界人士表示,当下中国的数字化阅读人数已经超过了纸质阅读,网络文学作为发展中的文学,富含无限可能,有望成为未来文学的主流,因此也更应当肩负“提质”“精品”的使命责任。

为解决网络作品普遍存在的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陈崎嵘认为,网络文学已迎来“升级换代”的关键期,宜放长远之眼、抱宽容之心、施对症之策。打造网络文学精品,重在引导网络作家树立文学理想、提升思想境界、关注现实题材,增强精品意识和创新能力。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学术争鸣,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推动网络文学发展过程中,中国网络文学的逆袭之路道阻且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