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威尼斯网站 > 学术争鸣 > 耳根、小刀锋利、胜己……那几个在互联网艺术学领域被当成,阅文公司揭橥了《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网络历史学创

耳根、小刀锋利、胜己……那几个在互联网艺术学领域被当成,阅文公司揭橥了《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网络历史学创

文章作者:学术争鸣 上传时间:2020-03-12

9月8日,以“好内容、好生态、新趋势、新布局”为主题的网络文学创作(牡丹江)峰会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举办。全国网络文学联席会议办公室副主任安亚斌、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赵德信、阅文集团副总裁侯庆辰出席峰会并致辞。牡丹江市委常委、副市长李德喜致欢迎辞,牡丹江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苏向牡丹江市网络文学作家协会名誉主席、牡丹江市网络文学产业发展专家顾问林庭峰、侯庆辰颁发聘书,并与阅文集团签订《战略合作意向书》。

粉丝1.2亿,人均创作文学作品2000万字,IP知识版权估值高达1亿元以上。

耳根、小刀锋利、胜己……这些在网络文学领域被奉为“大神”级别的作家,都扎堆到“宁古塔”的所在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这座地处东北边陲的城市,聚集了大批网络文学的创作者,并形成了从内容创作到交易、影视动漫等衍生品开发的新文创产业。

峰会上,中国作协全委委员、牡丹江籍阅文集团旗下白金作家耳根,中国传媒大学经管学部党委副书记卜希霆,评论家马季,阅文集团原创内容中心高级总监、阅文集团旗下白金作家杨沾作了主旨演讲。阅文集团发表了《中国网络文学创作(牡丹江)峰会宣言》。牡丹江师范学院与阅文集团就《共建网络文学创作人才培养基地》签约。牡丹江市委宣传部与网络作家潇湘冬儿签定《潇湘冬儿创作工作室落户牡丹江协议》。

创造这些奇迹的是3位来自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作家。

昔日流放文人的“宁古塔”,为何受到网络作家偏爱?作家胜己向记者讲述了他的经历。胜己原名赵星龙,是土生土长的牡丹江人,曾在北京从事IT工作。2003年,他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进行网络文学创作,逐渐成为一名职业作家。

此次峰会由牡丹江市委宣传部、阅文集团主办,牡丹江市文联、牡丹江师范学院、牡丹江团市委、牡丹江新闻传媒集团共同承办。

他们是网络文学界的“白金级”作家:耳根、胜己、小刀锋利。在国内最大的文学阅读与写作平台,上海阅文集团网络小说作家综合排名榜上,全国“白金级”作家33人,东北地区共6位,黑龙江省5位,而牡丹江市就有3位。

“能把爱好变成工作,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胜己说。从一名不知名的“网络写手”,到如今的“白金级”网络作家,他创作作品累计达2000多万字,拥有了不菲的收入。胜己像他作品中的主人公一样,在钟爱的领域打下了一片天地。

有人把中国网络文学和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以及韩国电视剧并称为当下的“世界四大文化奇观”。20年来,中国网络文学如雨后春笋,从肥沃的互联网土壤中迎春生发、势不可当。而地处东北边疆的牡丹江市,在东北振兴中创造了网络文学崛起的文化奇迹。

“成名后回牡丹江发展,不仅仅是‘衣锦还乡’。”胜己说,决定把工作室设在牡丹江市,吸引他的是牡丹江市新文创产业的蓬勃发展氛围。

作家像大熊猫一样珍贵

牡丹江市委宣传部文艺科科长朱劲松介绍,牡丹江市在东北三省率先成立网络作家协会,有针对性地发掘、培育、扶持网络文学拔尖人才。市里成立了网络文学及新文创产业发展指导服务中心,制定出台产业发展规划,落地一批网络文学原创基地建设项目。对于符合条件的网络作家,在场地使用、资金支持、子女入学等方面均提供“白金级”优惠政策。

“全国没有一个城市同时拥有3个‘白金级’作家,他们像大熊猫一样珍贵。”牡丹江市宣传部文艺科科长朱劲松这样评价3位“白金级”作家。

出生在牡丹江市林口县的作家小刀锋利,也义无反顾回到家乡。他说,除了故乡情结,牡丹江市对网络文学及其从业者的高看一眼、厚爱一分也是重要原因。在成为网络作家前,小刀锋利当过保安,卖过数码器材,做过装修,从事过园艺,深知从业艰辛的他在牡丹江市成立了工作室,和几位“白金级”网络作家一起,培养培训了200余名专业创作者。

耳根(真名刘勇)、胜己(真名赵星龙)、小刀锋利(真名宋晓宇),他们现在均为国内网络文学的领军人物。因为网络作品创造业绩突出,3人被中国作协吸纳为会员,耳根则成为中国作协全委委员。

26岁的网络作家王晓博便是众多网络创作者中的一位。“本来没打算在牡丹江工作,但这里有我喜欢的事,就回来了。”王晓博说,他每天平均要创作一万字。“这个行业前景广阔,但是竞争压力也大,我必须加倍努力,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作家不再是穷书生,不再是落魄的样子。3位“白金级”作家改变了人们对传统作家的认识。“我希望大家了解,我们网络作家并不是每天宅在家里写个两三万字,然后电脑旁放一桶泡面,面黄肌瘦的。”耳根笑言。

不仅在吸引人才上,牡丹江市还通过在版权交易、衍生品开发等方面下功夫,不断延长以网络文学为核心的新文创产业链条。在牡丹江市东安区一个不起眼的院落里,红砖外墙、写满标语的建筑年代感十足,这里曾是一家木工机械厂的厂房,如今被改造成为文化创意产业园。

“2009年的时候,我们写作的梦想是月薪突破1万元。2011年的时候,我们一个月赚了5万元。现在,我们不寻思钱这事了。”小刀锋利说,“牡丹江人都有一个文学梦,我们也有这个梦,我们的梦都在网络文学里。”

2017年入驻产业园的黑龙江古道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如今已吸纳34名网络写手全职创作,网签写手400多人。总经理程淋说,市里免费给企业提供一幢二层小楼办公,并在政策资金上给予支持。目前企业已经上线39部网络小说,还有2部网络电影正在拍摄。

统计显示,牡丹江全市网络签约作家有500多人,创作收入达全市基本工资水平的约100人。在3位白金级作家的带动下,牡丹江一批网络文学爱好者纷纷加入网络文学队伍,特别是80后、90后的年轻文学爱好者相继进入创作梯队。

新文创产业给牡丹江市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据介绍,仅牡丹江市3位“白金级”网络作家,已累计创税达4000余万元,知识版权估值均高达亿元以上。预计未来几年,新文创产业在全市GDP占比可达5%以上。

“中国作协调研网络文学发展状况时,选择牡丹江作为研究对象。”牡丹江市文联副主席储保军说。

在创造市场价值的同时,网络作家也在更多思考作品的社会价值。“我有一个简单的标准,我写的书,能让我的孩子和家人爱看。”小刀锋利说,“商业性与‘三观正’并不矛盾,正能量才会有市场。”

培养网络文学沃土

为什么一个偏于一隅的边疆城市能拥有这么多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家?

“牡丹江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还有许多城市没有的网络文学发展沃土。”牡丹江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瞿向前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莺歌岭文化、渤海国文化、宁古塔文化、革命历史文化,牡丹江市有着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优势。历史上牡丹江曾涌现出一大批享誉全国的作家和作品,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林海雪原》《智取威虎山》红遍了大江南北。

“网络文学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除了行业工作者勤勉的付出以外,更重要的是党和政府给予网络文学的土壤。”在牡丹江市网络作家协会成立大会上,当选为协会主席的耳根坦言。

2017年9月8日,在牡丹江师范学院春秋讲坛,一场别开生面的写作培训班吸引了包括鱼人二代、胜己等300余名网络作家和爱好者参加。“以前网络作家只是闷头在家写作,太孤单,也难于进步。这样的培训让我们能够脱离闭门造车,在交流中共同成长。”鱼人二代颇为感慨。

2017年,牡丹江师范学院与阅文集团签订《共建网络文学培养基地协议书》,积极培育网络文学人才。

培育网络作家梯次队伍,鼓励和扶持网络作家成立创作工作室;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为网络文学发展提供优良环境;鼓励和引导文化企业打造完整产业链——面对数字经济的新机遇,牡丹江积极为网络文学保驾护航,提供优质的发展环境。

打造经济社会新引擎

古董级的宽阔厂房里窗明几净,现代时尚的办公平台上,四五十名网络作家同时在安静地创作。这儿是古道网络文化创作基地,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难以相信牡丹江会有这样的网络文学创作平台。

“许多人推开门误以为我们是网吧或饭店。”作家胜己笑着说,“这个平台不亚于‘北上广深’的公司,许多理念在全国都很超前。”

2016年,牡丹江引入黑龙江古道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投资2000万元建设了这个网络文化创作基地。这个基地也是牡丹江市创立的首个集网络文学内容生产及衍生品开发利用的综合平台,目前有40多名网络作家进驻。

打造“网络文学创作基地”“东北亚影视产业基地”“网络文学产业开发示范基地”,牡丹江将“网络文学产业建设项目”上升为市级发展战略。

“2018年,牡丹江将大力发展泛娱乐文化产业,深化与当当、阅文等企业的合作,出台扶持政策、设立产业基金,着力引进一批作家工作室、编剧团队和影视广告、动漫游戏、网络增值服务、APP制作等内容服务企业。”牡丹江市委书记刘忻在牡丹江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强调。

在牡丹江江南开发区人才公寓里,十几间录音棚里不时传出悦耳的读书声。不要小瞧这些小录音棚,它们创造了有声播放平台超10亿次的全网点击量。

创造这个传奇的是牡丹江贰飞文化传媒公司,一家以“有声读物”制作为主体的文化传媒企业。

“提到高新技术,就是深圳;提到电商,就是杭州;提到有声书,就是牡丹江。”贰飞文化传媒公司负责人景智对未来满怀信心。

同样有信心的还有牡丹江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苏。他在牡丹江网络作家协会成立仪式上说:“牡丹江将锤炼锻造一支机动灵活、实力强大的网络文学‘东北野战军’,努力将网络文学打造成全市的支柱性文化产业、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学术争鸣,转载请注明出处:耳根、小刀锋利、胜己……那几个在互联网艺术学领域被当成,阅文公司揭橥了《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网络历史学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