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威尼斯网站 > 网络文化与文学 > 麻师傅也数不清至今打造了多少件银饰,麻茂庭锻制的银饰

麻师傅也数不清至今打造了多少件银饰,麻茂庭锻制的银饰

文章作者:网络文化与文学 上传时间:2020-04-21

图片 1

苗乡俗语说:锦鸡美在羽毛,苗女美在银饰。当你在苗乡行走,无论是在人头攒动的集市,或是在石板铺路的村巷、山道,都会有三三两两的苗家阿雅、黛帕,穿着由花边和银饰镶成的民族盛装映入你的眼帘,特别是那满身银光闪闪、环佩丁当的银饰,一定会令你的眼睛为之一亮。

麻茂庭正在锻制银戒指。

为了爱美的女孩 他40年来只做这件事 40

图片 2

图片 3

每逢佳节,或嫁娶等重要场合,湘西的苗族姑娘都会身着精致繁复,艳丽多彩的民族盛装款款而来。那些缀满全身的华贵银饰在风中叮当作响,和着姑娘们清丽嘹亮的苗歌,愈发悦耳迷人。麻茂庭,湘西苗银世家麻式家族第五代传人,亦是国家非遗苗银项目代表性传承人。40余载漫漫打银之路,不仅没有让他手上的银饰变得黯淡无光,而是在岁月的流转中熠熠生辉。

苗族人的银饰情

图片 4

车子从凤凰县城开出,在逶迤的山道上一阵颠簸之后,终于行至山江镇,作为凤凰县最大的两处苗族聚居地之一,这里99.9%的居民都是苗族,麻茂庭的家就在一个不起眼的山坡上。麻家打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清朝中期,当时麻家请来一位游方银匠为即将出阁的女儿打造嫁妆,没曾想银匠的精湛技艺吸引了四里八乡的村民,人在麻家一住便是3年。作为回报,银匠将锻制银饰的技艺授予麻家的儿子,即麻茂庭的高祖父,手艺一代代传下去,麻家也成了湘西一带有名的银匠世家。

苗族人酷爱银饰,不管在哪里生息繁衍,服饰特别是银饰都成为当地的亮点和人文景观。据有关史料记载,自秦汉以来,苗族的银饰文明得到一脉相承,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苗族金银神话的诠释。一个盛装的苗家妇女,其银饰重达一二十公斤。苗家人一生中用银处极多,尤其女性更胜,主要有三项:一是青年男女定情,男方要送女方银镯、耳环等做信物,而在正式出嫁时,如男方送不足一定银两则不能成婚。二是日常家珍饰银、存银又是苗家富有的象征。日常生活中,用银子来进行馈赠也是常事。为求“长命富贵,驱鬼避邪”,苗人从少年乃至中年,在手、脚、耳等处均系上适量的祀保银钏。三是给老年人祝寿或送葬都离不开银子或银饰物,常有些老人,生前将银私藏,死后无人知晓。至今,湘黔边区的苗族同胞用银数量有增无减。总之,“以银为结,以银为彩,以银为荣,以银为贵”,成为苗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重要标志。 种类及工艺流程

锻制银饰所需的部分工具。

现年63周岁的麻茂庭,高中毕业以后便回乡跟随父亲学习苗银锻制,用40余年打磨出精湛的技艺,那些经由他手锻造而出的银凤冠、银花帽、银披肩成了苗族姑娘们婚礼上增色夺目的风景,也为朴素的苗家人传递着深情的爱意。麻师傅也数不清至今打造了多少件银饰,他在铺开的红布上将那些头饰、胸牌、戒指一一摆开,将其用途一一道来,而坐在身侧的妻子则拿起两只银手镯说这是麻师傅送她的订婚礼物,爽朗的笑声里洋溢着幸福和自豪之意。

由于苗族在国内外散居很广,其银饰的品种也纷繁多样,以贵州和湘西的苗族最有代表性,这主要是:银冠、银角、银梳、银耳环、银耳柱、银耳坠、银项圈、银项链、银亚领、银手镯、银戒指、银脚环等等。在结构上有对称式、均衡式、连接式和放射式。工艺方法有铸炼、锤打、编结、刻花、雕纹等。图案多是龙凤花鸟等动植物构成,造型生动,玲珑精美。银饰种类最多的当首推贵州黔东南地区,其次是湘西地区。湘黔边地区一个盛装的苗女,其全身装饰的部位大致是这样的:头上有凤雀簪链、银雀凤冠、银角银梳、缠发银链、插花银雀;额饰有银马罗汉、菩萨尊神、观音贵子、银簪抹额、头沿响铃等;耳部有银牌耳环、龙形耳环、针花耳环、爪子耳环、石榴耳环、银丝耳环;颈项有轮条项圈、扭丝项圈、扁组项圈、盘组项圈、各式项链等;肩上有银花披肩、布坯银披、肩头牌、吊肩银铃等;胸腰有压领银块、挂扣花链、挂颈牙签、银锁银链、银盾挂牌、缀衣银花、围腰银蝶、腰间银带;背部有泡片背牌、吊铃坠盒;手臂有保命银钏、富贵吉钏;手腕有实心圆镯、空心花镯、龙头方镯、扭丝手镯、盘花手镯等;手指有单股戒指、多股戒指、印章戒指等;脚上有轮圈银钏、套脚银链、吊片响铃等。此外,还有各式银纽扣绊、针筒棋盘、蝶雀贴片、花卉银块等。

图片 5

熔炉旁手拉风箱的声音呼呼作响,锤子敲打银条的声音叮叮当当,一只花猫在屋里踱来踱去,麻师傅就着昏黄的灯光,有条不紊地打磨着银饰。一件银饰的制成,需要经过熔银、去杂、锻打、拉丝、吹烧等数十道工序,考验的不只是银匠的手艺,还有耐心。在经历漫长的熔银,反复的捶打,耗费韧劲的拉丝之后,麻师傅开始了最重要的步骤“吹烧”,他一手拿着镊子,一手拿着放置手镯的木板,将铁管一头叼在嘴里,另一头则放入油灯火焰中。在深吸了一口气后,气流穿过铁管,一条跃起的火舌将银花和手镯覆盖。如此反复,直至二者紧紧黏牢。

银匠及手工作坊

麻茂庭锻制的银饰。

在打银的过程中,麻师傅的节奏和神情始终如一,从一件小小的手镯,老屋拐角一隅的天光,到麻师傅手上厚厚的茧子,我们仿佛能想象出他过去和打银相伴的无数个夙夜。麻师傅展示着自己的作品,也向我们诉说苗族银饰“以大为美,以重为美,以多为美”的传统,虽然此前苗银也曾经历过一段暗淡的日子,但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投注于此,麻师傅手下的锤子又多得了几分气力。

从古至今,苗族银饰的工艺水平从粗糙不断走向精美,这些令人叹为观止的民间艺术奇葩,都是由银饰工匠们手工制作的。

图片 6


在苗乡从事银饰制作的艺人一般分为坐地银匠和流动银匠两种。坐地银匠农忙时种田,农闲时从艺,农艺结合,守妻教子,生活比一般农家富裕。流动银匠多以中青年为主,其行头并不复杂,往往一担在肩,走村串寨,获得人们款待。

麻茂庭展示他的银饰作品。

苗族银饰作为湘西苗族人民穿在身上的民族符号,未曾因为时光黯然失色,得益于守艺人们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经由漫长岁月打磨而成的精湛手艺使得这些银光闪闪的饰物愈发神秘迷人。正如这些银饰寄托着苗族人们寓意深远的美好愿望,这些恪守不渝的银匠也在向世人们展示着民族的悠远历史和独特魅力,世代相袭,历久弥新。

贵州省雷山县的控拜、麻料、乌高和台江县的九摆等村的流动银匠最多,工艺最好,影响最大。仅控拜一村,现有202户人家,银匠达263名。从该村走出的银匠足迹遍及贵州、广西、湖南等省区,在省内外乃至北京、上海、大连等地均设点制作银饰。

提到苗族,多数人脑海中会浮现出这样一幅景象:美丽的苗族姑娘着盛装款款走来,华贵的银饰反射着太阳光……苗族是个美丽而神秘的民族,而很多人对于苗族的第一印象,往往来源于那些佩戴在苗族妇女身上的银饰。

苗族银饰丰富多彩,天成一韵,就像一首用白银写就的美丽诗篇,那么纯净,那么隽永,那么令人回味无穷、百读不厌。

此行,我们去湘西,寻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银饰锻制技艺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麻茂庭。

麻茂庭的家,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凤凰县山江镇。我们坐着乡村巴士,前往位于凤凰县城19公里外的山江镇寻找他。

车出凤凰县城后就一直在山路上行走,随着时间的推进,路两旁的“苗味”渐浓:路边渐渐出现了青砖灰瓦的老屋,身着苗衣坐在屋门口晒太阳的老人也越来越多……

路上,我拨通了麻茂庭的电话:“我正在打银,没空去接你,你自己过来吧。下车后你会看到个小巷,穿过小巷,看到山坡上的苗家,那就是我家了!”我们在麻茂庭的指引下穿过狭窄的小巷,找到了麻茂庭的家。

“咚咚咚……”持续而有节奏的声音从麻茂庭家的院子里传出。我推开虚掩的门,只见在房子楼梯拐角处,一位清瘦的男子嘴里叼着烟,一手拿着火钳,一手抡着铁锤正在工作。

这就是麻茂庭,他示意我们坐下,不紧不慢地把手上的银器打完后,径直上楼拎了一个红布包下来。他把红布包往桌上一摊开,各式各样的银戒指、手镯、头饰闪闪发光。

我们请他讲讲他的故事,麻茂庭说,他只是个打银匠,没什么故事可讲。如果说真要讲故事,那就得从这个村庄和这些老银饰的历史说起:

麻茂庭家是湘西有名的苗银世家,麻家的苗银传到麻茂庭这里已经是第五代了。麻家打银的历史,始于麻茂庭爷爷的曾祖父时。麻茂庭点燃一支烟后回忆道:“那应该是清朝中期的事情了!”有一年,山江镇来了一位挑着货架的游方银匠,麻家正巧要为将要出嫁的女儿准备嫁妆,就让游方银匠在麻家住下了。没想到他技艺精湛,为麻家打出的银饰不仅让麻家人眼前一亮,更让整个山江镇的村民垂涎。村民纷纷效仿麻家,让游方银匠为自己家将要出嫁的女儿打银嫁妆。于是,原本只准备在麻家住三个月的银匠,竟然在麻家住了整整三年之久。因为麻家人对他非常照顾,他就收了麻家主人的儿子为徒弟作为回报。此后,他便挑着货架继续游方去了。

麻家人在山江镇将打银事业坚守下来,最开始,麻家只为山江镇的村民打制嫁妆,慢慢地,“麻银匠”的名气越来越大,周边苗寨的村民也慕名而来。久而久之,山江镇慢慢成为了湘西的“银器之乡”。

麻家从事苗银制作的人多了,山江镇的市场不够大,有的族人便迁往附近的州县。因此,山江镇“麻氏银匠”的名号在周边州县流传开来,麻氏家族也发展成为湘西最大的银匠流派之一。

麻茂庭向我们展示了制作银饰的过程。他首先在融炉中生起木炭,随着“呼呼”的拉风箱的声音响起,融炉中很快就燃起青色的火焰。麻茂庭从炉子上拿起一个酒盅大小的铁杯,往铁杯中倒入些平时做银饰的边角料后,把铁杯放进木炭中开始融银。融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任何一种精美的银器,都是银在从烈火中熔化后锻造而成的。

麻茂庭一边悠闲地抽着烟一边缓缓地拉着风箱。然后,他点燃了一盏油灯,拿出一只细小的铁管,把铁管的一头衔在嘴里,另一头放入油灯火焰中,再用钳子夹住银戒指放在油灯火焰前方。他深吸一口气后,气流从细铁管中喷出。喷出的气流通过油灯火焰后,把豆大的火焰吹成了一条火舌,覆盖住了整个戒指。他再嘴衔铁管,用火舌炙烤着银戒指。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四五分钟,看到戒指变红,他立刻停止吹烧,拿起镊子夹起桌面上一朵朵细小的银花往戒指上粘,再用火钳夹起带银花的戒指,放在油灯前开始了新一轮的吹烧,使银花和戒指彼此牢牢地焊接在一起。再经过擦洗和抛光等环节后,一枚小小的银戒制作出来了。这时,他又点燃了一根烟,把银戒放入手中仔细端详,仿佛那是一枚他求婚时要送出的信物。感觉银戒没有瑕疵了,他才缓缓走到桌前,把新出炉的戒指放进银饰堆里。

这时,麻茂庭的妻子从外面务工回来,麻茂庭拿出刚打好的银戒递到妻子手上:“刚打好的戒指,你看合不合适!”妻子把戒指戴在手上左瞧右看,用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和丈夫交流了很久,听她的语气像是批评中夹杂着表扬丈夫的意思。麻茂庭听后若有所思,拿着银戒指返回工作台开始回炉。

不仅仅是这枚戒指,这桌上各式各样的银器要想“出厂”,都得经过他妻子这位最严厉的“质检员”的检验。

苗族对银饰有很深的情结。苗族人起源于中原,因诸多原因被迫迁徙到湖南、贵州、广西、云南等多山之地,这些地方毒虫、瘴气多发,致使苗族人对有鉴毒功能的银情有独钟。

以前,银饰是苗族人居家旅行的必备品。上世纪90年代,山江镇一些苗族开始拒绝用银饰做彩礼,大批银匠因此失业,麻茂庭五兄弟中四个改行了。还好,麻茂庭的手艺闻名乡里,一年还能接几单生意。

在麻茂庭也准备放弃传了上百年的祖传手艺时,当地旅游业兴起了,他成为国家级苗族银饰锻制技艺传承人,越来越多的人又开始喜欢银饰了。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网络文化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麻师傅也数不清至今打造了多少件银饰,麻茂庭锻制的银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