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威尼斯网站 > 网络文化与文学 > 《民族文学》翻译培训班暨《文学翻译双语读本丛书》研讨会现场,作家代表 中国作家网 超侠 摄

《民族文学》翻译培训班暨《文学翻译双语读本丛书》研讨会现场,作家代表 中国作家网 超侠 摄

文章作者:网络文化与文学 上传时间:2020-03-12

白庚胜谈到,彝族文化和其他各民族文化长期交融发展,互相吸收,互相学习借鉴,使楚雄形成了独具风格的文学气象。希望作家们增强民族文化自信,写出各民族的历史文化、民俗风情以及人民的伟大创作,为繁荣少数民族文学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强势崛起,希望能够从高原走上高峰

图片 1

叶梅、石一宁、包明德、尹汉胤、李霄明、赵晏彪、李朝全、牛玉秋、韩敬群、陈东捷、郭艳、刘大先、马旷源等与会者或从宏观视角对楚雄作家群进行扫描,或针对具体的作家作品进行评介。大家谈到,楚雄有着丰沃的文学土壤和良好的文学生态,楚雄作家聚焦本土创作资源,深入挖掘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以许多优秀作品来讲述楚雄故事。这些作品饱含深情,文字质朴有力。在这片土地上,各民族文化之间相互交融,这极大地影响了当地作家的创作风貌,很多汉族作家也积极地书写少数民族题材作品,促进了当地文学面貌的更新。楚雄作家群体足够庞大,很多优秀作家作品也产生了较好的影响,但还缺拔尖人才、缺精品力作。这需要楚雄作家不断拓展自己的文化视野和写作水平。有时候离开家乡才能更好地书写家乡,拉开审美的距离,让我们获得更广阔的视野。同时,要不断提升思想境界,为楚雄大地上的写作素材寻找到更为独特而深刻的切入视角,创作出更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黄尚恩)

在云南,近20年来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出现了以雷平阳、夏天敏、潘灵、胡性能、刘广雄为代表的“昭通作家群”。如今,“楚雄作家群”也在强势崛起,成为文学界需要关注和研究的“楚雄现象”。

图片 2

吉狄马加说,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系列重要讲话,为推动中华多民族文学的繁荣发展指明了方向。楚雄文化历史悠久,彝族长篇史诗记载了先民们的伟大创造。楚雄作家扎根大地,以自己手中的笔抒写时代新变、反映人民心声,创作了大量优秀的作品,形成了颇具规模的创作群体。举办此次研讨会,希望与会专家能够细致分析楚雄作家在创作上的得失,也希望楚雄作家能够沉下心来打磨作品,推动楚雄作家群出现领军式的作家和更多优秀的作品。

楚雄作家创作的佳作结集出版。

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致辞 中国作家网 超侠 摄

图片 3

扎根彝乡大地,开出绚丽文学之花

石一宁在致辞中谈到,一带一路的提出给中国当下的文学发展提供了一个新的社会背景,营造了新的时代语境,少数民族文学面临新的创作要求,需要重新审视自身并展开与外部的平等对话。这个时代背景下翻译家面临的使命光荣而艰巨。举办这个翻译家培训班正是为了使民族文学与时代更紧密地连接、与中外文化交流的新趋势更紧密地对接,希望翻译家们在培训中有所收获和提高,同时对丛书进行深入研讨并提出宝贵的建议。

8月12日,楚雄作家群暨余继聪、段海珍作品研讨会在京举行。此次活动由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民族文学》杂志社、云南省作协共同主办,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文联、楚雄州作协协办。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白庚胜出席并讲话。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叶梅,《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以及近20位作家评论家、10余位楚雄作家群代表与会研讨。研讨会由云南省作协常务副主席范稳主持。

“这种文学群一旦形成,便会制造出文学的‘马太效应’,从而使该地域的文学创作呈现出全面崛起之势。”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副会长、著名评论家尹汉胤说。

《民族文学》汉文版于1981年创刊,2009年创办蒙古文、藏文、维吾尔文版,2012年创办哈萨克文、朝鲜文版。五种少数民族文字版创办以来,一直注重利用语言优势,以刊物为平台,促进多民族文学的共同繁荣进步,促进与周边国家的文化交流,积极推动中国文学“走出去”。2017年与中译出版社合作出版的丛书《文学翻译双语读本丛书》,精选了从《民族文学》少数民族文字版发表过的60多篇优秀翻译作品,并与汉文原作一起出版,旨在打造可供读者对照原文阅读,可学习、可鉴赏、亦可提高翻译水平和值得收藏的精品读本,图书出版后入选“2017年中国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

作家代表 中国作家网 超侠 摄

“割不断的乡思,忘不掉的乡味,诉不完的乡愁,挥不去的乡音,抒不完的乡情,这是读余继聪《乡村记忆》的第一印象。”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秘书长、《民族文学》副主编赵晏彪说,“那浓浓的妈妈的味道、难以割舍的家乡味道,被他写神了,写醉了。好的文章是应该引起读者共鸣的,他的乡土散文做到了。”

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致辞 中国作家网 超侠 摄

会场全景 中国作家网 超侠 摄

“这种硬度是一种顽强,是一种坚持,是少数民族文化流传至今的基本依据。”牛玉秋说,“对于张永祥来说,威胁来自本民族文化在不知不觉、无声无息中的消亡。他需要在城市与山村、汉族与彝族的双重对比中不断强化、发掘民族文化的滋养,保持一个民族歌者的自觉。”

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致辞 中国作家网 超侠 摄

图片 4

楚雄这片神奇的土地,培养了一批批优秀作家,形成了门类齐全、数量较多、实力较强、具有显著区域特征的“楚雄作家群”:楚雄现有中国作协会员13人,云南省作协会员104人,州县级作协会员466人。其中,农民作者有170人,彝族作者有159人,女性作者为183人。

白庚胜回顾总结了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近年来取得的重大成就,他说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各位作家和尤其是翻译家的辛勤劳动。他表示,目前正在推进《民族文学》彝族版本和壮族版本的创办,同时正在促进《民族文学》多种文字外文版的创建,相信在全体少数民族作家翻译家的努力下,在《民族文学》杂志的引领下,各少数民族的文学发展会越来越好。

图片 5

令人欣慰的是,在楚雄这片文学高原上,一大批文学新人正满怀自信和锐气呼啸而来。相信在楚雄作家们的共同努力下,楚雄州文学全面崛起的时代即将到来。     

图片 6

在会上,楚雄州文联党组书记李茂尊介绍了楚雄作家群的具体情况。楚雄州现有中国作协会员13人,云南省作协会员104人,楚雄州作协会员466人。其中,熊望平、黄晓萍等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张永祥等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余继聪、段海珍等多位楚雄作家曾获边疆文学奖、滇池文学奖等各类奖项。

“《天歌》以彝族创世史诗《梅葛》和云南汉族地方戏《花灯》为题材,反映了彝族的民族文化与宗教、爱情、死亡及灵魂的观念,展现了彝汉文化交融的场景,被认为是楚雄题材长篇文学作品的一个新突破。”李朝全说。

“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蕴涵着中国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在这一战略推进过程中如何以文学的方式讲述中国自己的故事,以及如何凭借优秀的文学翻译使文化的传播和交流“落地”是摆在当今多民族作家翻译家面前的时代使命和课题。研讨会上,翻译家和评论家谈到,文学翻译交流的并不是一本书一首诗,而是不同民族文化的交流,翻译的不是文字,而是作家的心愿、想法、思维方式,文学翻译家应该在不同民族、不同时代的文化交流上多下功夫。《文学翻译双语读本丛书》包括了小说、散文、诗歌,对广大读者和翻译家的成长意义非凡,希望以后多出版这样促进翻译学科实践发展的翻译资源。同时建议,扩大双语读本的发行以及增加作品的种类,多多利用网络的各种传播平台和途径,为我国更广大的各民族青少年读者提供服务。  

8月12日,楚雄作家群暨余继聪、段海珍作品研讨会在京举行。 中国作家网 超侠 摄

“楚雄州文坛如大青树一般,历数十年而青碧如春,盘根远逾,愈长愈大,如群雕一般,矗立在滇中红土地上!”楚雄州政协原副主席、楚雄州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马旷源说,“楚雄作家群”以彝族为主,数量众多,他们所写的多是本地题材,有浓郁的乡土味、民族味。因其熟悉且融入了自己的血和泪,因而有根、有源。

图片 7

“通过这样的集体亮相,让更多的云南作家走向全国,从而开拓视野,对作品加以审视和反思,是云南省作协不遗余力扶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体现。”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表示,在党的十九大之前召开少数民族创作研讨会,正是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的具体体现。

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叶梅,《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中国作家协会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李霄明,中译出版社总编辑张高里,文化部外联局翻译处处长蒋好书,中国文化译研网主任徐宝峰,新疆文联名誉主席阿扎提•苏里坦,北京作协驻会副主席王升山,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副局长金英镐,德国汉学家、翻译家教授顾彬,《民族文学》编委白崇人,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编辑部主任刘大先,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处长洪和文等出席了20日上午的开班仪式。开班仪式由《民族文学》副主编赵晏彪主持。

“楚雄作家群”的创作相当注重贴近时代、关注现实。“他们的创作中,有大量的作品是反映现实火热生活和人民的情感与心灵变迁的。”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李朝全说,如黄晓萍的报告文学《真爱长歌》,讲述了感动中国人物罗映珍用爱精心护理600多个日夜,最终唤醒植物人丈夫、缉毒英雄罗金勇的故事。“这是一首爱情的颂歌,也是一曲生命的礼赞!罗映珍这个真实人物的故事,可以感动所有的读者。”

“一带一路”《民族文学》翻译培训班暨《文学翻译双语读本丛书》研讨会会后合影 中国作家网 超侠 摄

回族评论家马旷源,本身也是楚雄州较有成就的高产作家,著有《春水桃花旧板桥》《老木寒云满故城》《飞红婉转托春波》等作品集50多部。彝族老作家杨永寿也是高产作家,先后出版报告文学、诗集、小说集等25部。女作家黄晓萍的长篇小说《绝代》、报告文学《真爱长歌》等,在文坛都有一定的影响。其中,《真爱长歌》还荣获了2010年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吉狄马加在开班仪式上向各位专家和翻译家多年来为促进中国各民族及中外各民族的交流所作出的贡献表达敬意并表示感谢。他说,近年来国家对文化翻译和对外交流都非常重视,中国作协更是采取了一系列的相关措施促进发展。《民族文学》五个少数民族文版的创办本身在当代文学史上就是很重要的事件。“一带一路”是中国面对新的政治秩序、经济秩序、文化秩序提出的重要的战略构想,是在新的历史机遇下寻求世界范围内的和平合作、互利共赢,为国内不同民族的交流以及同国外的文化交流,都制定了美好的蓝图。当代的翻译家们承担着促进不同民族进行深层次文学交流的重要责任,因为只有通过高水平的翻译,才能使大家的心灵走得更近。他呼吁翻译家们在此次研讨班上为当代文学的翻译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探讨更好的翻译机制,使文学翻译作品水平更高、质量更好。

楚雄在历史上曾是云南文化交流和民族融合的核心区域,具有丰厚的历史文化、民族文化底蕴。楚雄拥有“世界恐龙之乡”“东方人类故乡”“中国彝族文化大观园”3张世界级名片,为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图片 8

“楚雄作家扎根彝乡大地,坚守文化家园,创作了大量的优秀作品,在文学的道路上开出了绚丽多彩的民族之花,文学的光芒照亮了彝乡大地。”楚雄州委常委、宣传部长徐晓梅说。

6月20日,由民族文学杂志社、中国文化译研网、中译出版社、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联合主办的“一带一路”《民族文学》翻译培训班暨《文学翻译双语读本丛书》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汉、蒙、藏、维、哈、朝等多个民族的50多位作家翻译家评论家代表参加为期3天的培训及研讨。

在此次研讨会上,楚雄州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楚雄州作协主席李茂尊也表示,目前,楚雄文学创作还存在一定差距:缺精品力作,缺拔尖人才;原创水平低,虽有丰富的创作资源,但不能很好反映其所蕴含的巨大价值,讲不好楚雄故事;对作者的培养、创作指导、保障等还有差距。他指出,今后,楚雄作家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的要求,进一步增强使命担当,创作出更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

“一带一路”《民族文学》翻译培训班暨《文学翻译双语读本丛书》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中国作家网 超侠 摄

各级作协、著名作家对民族地区的重视、关怀和帮助,对“楚雄作家群”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中国作协长期关注、关心楚雄州的文学创作,给予具体的指导帮助;云南省作协2017年把推介宣传“楚雄作家群”作为重点工作,在资金、项目上给予倾斜;著名作家邓一光,从2014年开始义务指导、帮助楚雄州文学创作……

图片 9

近些年,“楚雄作家群”中涌现出的中青年作家,其创作成就也不容小觑——余继聪、李学智、胡正刚、李夏等人的一批作品,荣获了冰心散文奖、梁斌小说奖、扬子江青年诗人奖、边疆文学奖、滇西文学奖等奖项。彝族作家张永祥(笔名:米切诺张)的长篇小说《建文帝与武定罗婺》,2015年被评选为中国作协重点扶持项目;彝族女作家段海珍的长篇小说《天歌》,2016年被列入中国作协“中国多民族作家丛书”,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李学智的长篇小说《达布的金山》,被评选为2017年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重点扶持项目。另有一批作家的作品,被列入云南省文艺精品创作项目等。

“一带一路”《民族文学》翻译培训班暨《文学翻译双语读本丛书》研讨会现场 中国作家网 超侠 摄

作为“楚雄作家群”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余继聪也创作了不少佳作,出版了散文集《炊烟的味道》《收藏阳光》等。余继聪原是中学老师,因为痴迷于文学,近年来改投文联,主要进行乡土题材散文创作。

何建明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悠久、作家数量众多,中国作家的优秀作品还远远没有为国外深入了解,西方翻译家对中国文学还缺乏多视角多方位的了解,中国不同民族之间的相互交流也远远不够,需要民族文学工作者们尤其是翻译家们多做工作。他说,作家和翻译家之间的相互交流非常重要。作为一位作家,他对翻译家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非常感兴趣,更希望了解翻译家面对自己作品时的困惑,希望作家和翻译家的相互交流能促进作品更准确和更良好的翻译效果。

图片 10

少数民族文学是楚雄文学创作的优势。彝族作家张永祥的散文集《情感高原》荣获了第七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极大地激励了楚雄少数民族作家。

楚雄作家擅长从本地的、本民族的生活习俗中取材,写出了不少具有民族特色和地域风格的作品。对彝族文化、宗教、习俗等的书写,也是他们坚持的创作方向。如李长平的诗歌《毕摩祭》,表现了毕摩日常祭祀活动;胡正刚的散文《梅葛音乐:诗意的生活现场》,为读者介绍了美好而动人的古老彝语音乐梅葛,他还用诗歌和散文诠释了毕摩及其为亡灵祷告的《指路经》……

“70后”彝族女作家段海珍,因出版过短篇小说集《鬼蝴蝶》,给人的印象太深刻,鬼蝴蝶移作了对她的“美称”。任职姚安县文联主席后,人称“鬼主席”。由于熬夜太多,她的一双眼睛经常是红的。但她的成就也是有目共睹的:近年来,她出版了小说集《红尘宝贝》、散文集《到梅葛的故乡去》,2016年又出版了长篇小说《天歌》。

贴近时代和民族特色,反映现实火热生活

在著名评论家牛玉秋的眼中,楚雄散文四家(黄晓萍、苏轼冰、张永祥、余继聪)在年龄上形成梯队,已成后浪推前浪之势——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的黄晓萍是社会的歌者,她的社会责任感体现在对楚雄山川万物、风土人情的热爱上;苏轼冰是生活的歌者,他的作品以平易质朴见长,不少作品的内容从题目便可窥一斑,如《喜爱南瓜》《难忘红薯》《看电影》《小人书》等;余继聪是一位文化的歌者,他承继了中国现当代文学乡土的神韵,记录了当下乡村的心灵变迁;张永祥是民族的歌者,由于对民族身份、民族文化的自觉,使得他的散文在平易质朴中有了一种硬度。

8月12日,由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民族文学》杂志社、云南省作家协会共同主办,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文联、楚雄州作家协会协办的“楚雄作家群”暨余继聪、段海珍作品研讨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文学界专家学者对以余继聪、段海珍为代表的“楚雄作家群”的作品进行了解析、探索和研讨。

楚雄州委、州政府历来重视文学创作、文化建设,州级财政每年预算安排100万元文学创作扶持专项资金;楚雄州文联出台了文学创作奖补、公开出版图书奖补、签约创作实施办法、文学创作扶持等9个文件扶持文学创作。

“在云南这个多民族省份,出现了不同地域的作家群。他们就像多彩土地上出现的一个个小小高原。”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叶梅表示,希望通过各民族作家的共同努力,使中国多民族文学早日从高原走上高峰。

“楚雄作家群”的强势崛起,不仅得益于楚雄是历史文化、民族文化的沃土和富矿,彝族文化是楚雄的根和魂,而且还得益于这块土地上有着良好的文学生态。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网络文化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民族文学》翻译培训班暨《文学翻译双语读本丛书》研讨会现场,作家代表 中国作家网 超侠 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