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威尼斯网站 > 首页 > 需要研究网络文学生态下应该如何开展网络文学理论和评论工作,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70亿元

需要研究网络文学生态下应该如何开展网络文学理论和评论工作,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70亿元

文章作者:首页 上传时间:2020-04-21

2015年初,一个新的文化现象开始出现,中国网络小说开始在北美流行,一年半的时间里征服了百万级英文读者。在这一轮的流行之中,众多小说翻译组在北美迅速出现,如今已有百家之多。

6月29日,中国作协在北戴河召开网络文学工作交流会。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网络监管处副处长程晓龙,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李朝全、中国作协全国网络文学工作联席会办公室副主任肖惊鸿,全国部分省、市作协及网络作协相关负责人以及全国网络文学重点园地工作联席会的代表等出席交流会。

同样是2015年,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70亿元,用户规模达3.5亿。根据估计,2016年的市场规模将达90亿元,而用户规模将达4.5亿。这组数据来自速途研究院今年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行业研究报告(2015)》。

经过18年的蓬勃发展,网络文学已经成为社会主义当代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得到了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李敬泽在致辞中说,网络文学在整个文化产业链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已经成为我国当代文化体系中至关重要的原创资源,在现代大众文化生态中是想象力和创造力的重要生产者和供应者。网络文学面临着巨大的发展机遇和各种复杂困难,网络文学工作的对象和方式方法都与过去有很大不同。目前,全国越来越多的省市已经设立了网络文学工作机构,中国作协也将加强与各省市网络作协的合作共享,发挥互联网思维,团结广大网络文学作家,与各个文学网站积极沟通,搭建平台,达成共识,为网络文学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李敬泽还强调,中国的网络文学无论如何发展,都应该合乎社会的主流价值观,这是社会对网络文学的外在要求,也是网络文学作为通俗文学类型的内在属性。

在北京大学副教授邵燕君看来,中国网络文学在本土的蓬勃发展和在美国的“暗度陈仓”,让我们看到,在讲故事的能力上,中国人又一次走到世界前列。

王跃文、何弘、邓子强、王忠琪、吴正峻、夏烈、周西篱、李智明、李伟长、袁锐等介绍了各省市网络作协的工作开展情况。多年来,各地网络作协或网络文学委员会在吸收和推介网络文学作家、完善服务机构、开设网络文学培训、开展网络文学奖项扶持、提升网络文学质量以及维护网络文学作家权益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也取得了一定成绩。夏烈认为,应该加强网络文学和文化产业的结合,注重网络文学研究中的智库性研究,明确网络文学在整个文学事业和文化产业中的位置和发展趋势,注重普及性研究和宣讲以及网络文学的数据库建设,力求达到资源共享。与会者还就网络文学理论评论工作达成共识,认为除了服务、培训等工作外,网络文学工作的着力点还在于加强网络文学的理论评论。大家表示,目前关于网络文学的理论研究仍然有所欠缺,需要研究网络文学生态下应该如何开展网络文学理论和评论工作,加强最基本的理论和现象研究,并形成舆论场。网络文学领域竞争与机遇同行,尤其需要良好的“生态系统”。晋江文学城副总裁刘旭东提醒说,我们应该对资本多一份警惕,避免作者为了追求利润“打鸡血”似的创作,而要给他们酝酿和生发的时间,因为“长远的生态比年度的收入更重要”。

网络文学何以如此快速发展,在发展过程中网络文学又遇到哪些问题,面对未来,网络文学应坚守什么?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进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论坛。

座谈会上,网络文学的内容质量和版权保护也成为与会者关注的问题。程晓龙介绍说,以往网络文学存在着重市场需求、轻价值引领,作品同质化和重复性,对重大题材把握能力弱,文字差错和常识性差错等不足,这些问题现在仍然存在,不容轻视。但近年来,从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启动的重点网络文学阅评工作中,也能发现一些新气象,比如对中国历史文化进行考据和描述的作品得到了各大网站的力推,在内容质量上有所提高。另外,网络文学侵权盗版的现象屡见不鲜,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此也出台多项治理措施,如针对侵权盗版的剑网行动以及网络文学数字管理系统等。起点中文网主编魏来谈到,无论是网络文学作家还是传统文学作家,都需要捍卫创作的尊严。在以版权为基础的IP时代,版权保护的形势日益严峻,反盗版需要网络文学同仁和作协等作家团体的强力支持。

“无名小卒”如今占据一席之地

9月25日至26日,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广东省作家协会承办的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论坛在广东佛山举行。时值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两周年之际,逾200位网络文学作家、评论家和行业经营者齐聚一堂,重温讲话精神,共话网络文学发展。

曾几何时,网络文学被人指摘“凑字数”“流水账”“情节雷同”“格调不高”,有人曾经戏言,网络文学在中国文学百花园中是“无名小卒”,难以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这样的“身份焦虑”也让中国网络文学作者或多或少经历着成长中的烦恼,网络文学的发展也一度陷入迷茫之中。

2014年10月,文艺工作座谈会召开,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为网络文艺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出版监管处副处长程晓龙看来,政策、市场和资本这三大东风,正让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步入快车道。

截至2015年12月底,我国网络文学网站签约作者已达250万人。2015年,中国作协成立网络文学委员会,标志着网络文学作家、网站、批评家、学者拥有了自己的组织。

目前,全国已有上海、浙江、江苏、广州等省市成立了网络作家协会。在此次论坛上,作为全国性的网络文学评论刊物《网络文学评论》新刊也正式发布。

从之前的“身份焦虑”到现在的“登堂入室”,从之前的“无名小卒”到现在占有一席之地,与会专家指出,中国网络文艺已经成为社会主义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网络文艺发展的格局当中,网络文学占据着一个特殊的地位,其在某种程度上正成为网络文艺发展灵感的源泉。

“今日网络文学网站星罗棋布,网络作者数以百万计,年更新字数超过600亿汉字,年长篇小说超过10万部。”在中国作协副主席、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看来,网络文学正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地影响着人们的阅读方式、思维方式乃至生活方式。

不回避问题才能更好发展

网络文学在成长中从来都是喜悦与痛苦相伴相生。

进入“IP”时代,网络文学所具有的附加价值被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12月,国内31家重点网站一共出版图书5202种,一共改编电影515部、电视剧568部,改编游戏201部、动漫130部。

“‘IP’时代对我们作者来说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网络文学作家徐彩霞(阿彩)眼中,“IP”大热给网络文学作家带来了不少麻烦,以前可以“挥洒激情,放飞想象,天马行空”,现在却要考虑市场的需求,作品能否被改编成多种形式的艺术作品。

程晓龙坦言,目前网络文学的“IP”存在着囤积严重、价格虚高、版权混乱、纠纷不断的问题。“网络文学的‘IP’改编有的时候固然在文学网站企业的发展当中有画龙点睛的精彩,但是网络文学‘IP’也不能包打天下,我们也要留神它不要成为画地为牢的忧患。”

与此同时,网络文学的盗版问题已成为困扰行业发展的一大顽疾。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版权执法处处长赵杰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网络文学领域的侵权盗版比较严重,2014年盗版网络文学导致PC端付费损失40多亿元,移动端损失30多亿元。

“现在网络小说的盗版太猖獗了,基本上网络上稍微火一点儿的小说上网一搜索,会有无数的盗版网站让读者免费阅读。”网络文学作家寇广平(梦如洪荒)深受盗版之苦。

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中国网络文学由草创时期步入新的发展阶段,与会专家指出,发展中出现问题不可怕,关键是要通过更加科学的管理、更为自觉的约束、更加严谨的制度,解决发展中的问题。

令人欣喜的是,国家版权局日前也向社会公布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指出国家版权局要建立网络文学作品版权“黑白名单制度”。

“降速、减数、提质”

“降速、减数、提质。”面对今后网络文学的发展,浙江省网络作协副主席张凤翔(管平潮)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网络文学作品更新的速度其实可以降下来,其次要减少数量,不要动辄几百万、上千万,最后是提质,一切目的是为了提升它的质量。”作为资深网络文学作家,张凤翔认为只有优质的内容才能“浮在上面生存下来”。

“网络文学首先是文学,文学的本质和核心是内容。”在掌阅文化副总经理谢思鹏眼中,数据会骗人,但是好的文学内容、好的故事不会骗人。作为网络文学经营者,谢思鹏认为,“好的内容是网络文学的安身之本”。

“假如今天我们把写作当成一个娱乐自己的乐趣的话,这么随心所欲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们不可能就这么点追求。”在网络文学作家宋艳红(红九)看来,当我们的文字有越来越多人看的时候,我们就有责任不再随心所欲地乱写,我们有责任向受众群体传递正确的价值导向。

从PC端到移动互联网,从免费阅读到付费订阅,从单纯写作到全版权时代,20多年来,网络文学在发展中不断经历着外部环境的变化与挑战。有专家指出,不论怎样改变,网络文学的文学价值不会改变,文学追求不能改变,文学理想不应改变。

在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看来,中国网络文学能够为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能够为中华民族精神世界的建构,进而为中华文化走向世界作出重要贡献,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需要研究网络文学生态下应该如何开展网络文学理论和评论工作,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70亿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