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威尼斯网站 > 首页 > 爱奇艺第一遍提议网络大影视的定义,互联网大电影是网生内容里转换最快的商海之一

爱奇艺第一遍提议网络大影视的定义,互联网大电影是网生内容里转换最快的商海之一

文章作者:首页 上传时间:2020-03-12

网络大电影进一步获得新票房蓝海的根本保障,关键在于如何发现和创造出新的内容生态,而非简单的三俗或简单的精品大片

曾经一度被视为是“低成本、低质量、低俗化”三底产品的网络大电影(俗称“网大”),已经进入了大片时代。2014年间,十余万拍部网大的“盛况”早已过去,如今的已然飙升至动辄千万……

网络大电影是网生内容里变化最快的市场之一。短短两三年,从2014年网大概念被提出、2015年在视频网站付费的风口下起飞、再到2016年网大数量成数百倍增长这一切在2016年年底又戛然而止。去年年底,上百部网大被突袭下架,引起监管注意之后的网大,在之后的一年里都显得非常冷静。截止10月30日,今年在广电总局备案的网络大电影5620部已超过去年的数量。

曾经一度被视为是“低成本、低质量、低俗化”三低产品的网络大电影(俗称“网大”),已经进入了大片时代。2014年间,十余万拍部网大的“盛况”早已过去,如今的已然飙升至动辄千万。

颇具标杆性的事件发生在9月末,一家名叫奇树有鱼的公司联合爱奇艺发布了20余部超级网大IP片单,要把《四大名捕》系列、《盗墓笔记》系列、《法医秦明》、《轩辕剑6》等大IP改编为网络大电影。

监管的收紧间接证明了网大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的市场,且将拥抱更多主流大众。随着制作成本的不断攀升、口碑之作频出,在阿里、腾讯、慈文传媒等大公司也开始砸重金做网大的情况下,2017年会是网络大电影爆发的前夜吗?

颇具标杆性的事件发生在9月末,一家名叫奇树有鱼的公司联合爱奇艺发布了20余部超级网大IP片单,要把《四大名捕》系列、《盗墓笔记》系列、《法医秦明》、《轩辕剑6》等大IP改编为网络大电影。

“似乎一瞬间,我突然知道了曾经喧嚣一时要改编影视剧的‘新华字典’们的下落。”某网民如是评价道。

从蛮荒期到整合期:擦边球作品继续下架,头部公司受资本青睐

“似乎一瞬间,我突然知道了曾经喧嚣一时要改编影视剧的‘新华字典’们的下落。”某网民如是评价道。

蹭IP的原创,网大的爆发有套路

去年这个时候,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杨向华预计,2017年网大市场规模或将达到30亿,预计今年将会上线1900部。一年过去,网大市场的目标接近完成。

网大的爆发有套路

2014年3月,爱奇艺首次提出网络大电影的概念,指向那些时长超过60分钟,故事结构完整,通过互联网渠道发行的电影。

曾经被一度唱衰的网大市场,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进入了一个稳定的增长期。骨朵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网大共计上线1166部,下半年网大月度新增数量比上半年略低, 9、10、11三个月有所回升,增速稳定在20%左右,据此统计,截止到11月30日,上线网大1857部,保持了稳定的增长。

2014年3月,爱奇艺首次提出网络大电影的概念,指向那些时长超过60分钟,故事结构完整,通过互联网渠道发行的电影。

2015年4月在爱奇艺上线的《道士上山》则是早期网络大电影的代表,其实际拍摄8天、成本28万、收益2400万。更关键的是,比陈凯歌的《道士下山》早出道约90天。

一方面得益于平台之间对内容的争夺,各类计划纷纷被推出来激励创作者。4月,优酷宣布与阿里文学、阿里影业启动HAO计划,共同投入10亿元开发网大;5月,爱奇艺、腾讯与其余五家公司公布比翼新电影计划联合开发十部漫改网大;8月,爱奇艺公布云腾计划,爱奇艺网络剧、爱奇艺网大免费开放合计600部的文学版权等等。这些计划除了激励创作者之外,也进一步推动了网大的正规化。

2015年4月在爱奇艺上线的《道士上山》则是早期网络大电影的代表,其实际拍摄8天、成本28万、收益2400万。更关键的是,比陈凯歌的《道士下山》早出道约90天。

这几乎成了一段时间内网络大电影的标配:小成本、低质量、蹭热点,后来还有了一些软色情。

爱奇艺是最先制定分账规则的平台,随后搜狐、腾讯和优酷也相继推出了针对片方的合作计划,只是具体合作细节上略有差异。

这几乎成了一段时间内网络大电影的标配:小成本、低质量、蹭热点,后来还有了一些软色情。

“本质上,网大并没有侵权,只是玩了把擦边球,甚至于可以说是网络影视剧原创的一个较为特别的类型片。”文创从业者刘实锋认为:《美人鱼前传》、《人鱼校花》、《捉妖济》,以及据说版本多达20个的《潘金莲》,都是不同时段蹭院线大片IP的一种形式。但除了名字相似外,在内容上却没有实质性的近似点。这种路数,在国外还能找到一个前辈。

腾讯网大的合作方A对记者透露,腾讯视频采纳的保底+分账模式,上映之前就能收回成本,虽然分账不及爱奇艺的三分之一,靠保底就能赚钱。而爱奇艺则是根据制作水准对内容进行ABCDE五类分级,制作越是精良,平台给的推广资源就越多。

“本质上,网大并没有侵权,只是玩了把擦边球,甚至于可以说是网络影视剧原创的一个较为特别的类型片。”文创从业者刘实锋认为,《美人鱼前传》《人鱼校花》《捉妖济》,以及据说版本多达20个的《潘金莲》,都是不同时段蹭院线大片IP的一种形式。但除了名字相似外,在内容上却没有实质性的近似点。这种路数,在国外还能找到一个前辈。

刘实锋口中的“前辈”,其实是一家位于好莱坞、名为The Asylum的美国电影公司,该公司先后出品过《环大西洋》、《变形机体》、《美国军舰》、《2012 世界末日》、《霍比特人时代》、《史前一亿年》等多部蹭IP的影片,而模式则很规律:口味主打暴力、情色、搞笑;成本保持在50 万美元上下;拍摄周期约为半个月;比被蹭热点的大片早几天发行;从不走院线、只卖DVD。

据了解,A、B 类别依据影片质量和影片上线后的表现确定推广资源,而C类影片即使是独家合作,影片质量不够好照样会失去竞争优势。

刘实锋口中的“前辈”,其实是一家位于好莱坞、名为The Asylum的美国电影公司,该公司先后出品过《环大西洋》《变形机体》《美国军舰》《2012 世界末日》《霍比特人时代》《史前一亿年》等多部蹭IP的影片,而模式则很规律:口味主打暴力、情色、搞笑;成本保持在50 万美元上下;拍摄周期约为半个月;比被蹭热点的大片早几天发行;从不走院线,只卖DVD。

而效果呢?这个实打实的“烂片之王”,据称成为了好莱坞影业公司中一个从不赔本的异类。

另一方面,网大市场受到来自审查制度的规范,逐步趋于理性发展。今年6月,包括《我的室友是狐仙》、《打狼之我命由己》在内的40多部网大也都被下架。曾经一度凭借僵尸、丧尸、神鬼、色情等剑走偏锋题材走红的网大,由于面临政策审查等原因在拍摄题材上收敛了许多。

而效果呢?这个实打实的“烂片之王”,据称成为了好莱坞影业公司中一个从不赔本的异类。

但同样的路数,在中国仅仅只维持了一年多时间。仅爱奇艺一家的数据统计,2015年网络大电影全网上线为650部,而到2016年这一数据已升至2000多部。但同时,2016年网络大电影赔钱的占比高达80%,自负盈亏的占15%,赚钱的仅有5%。

多部网大被下架

但同样的路数,在中国仅仅只维持了一年多时间。仅爱奇艺一家的数据统计,2015年网络大电影全网上线为650部,而到2016年这一数据已升至2000多部。但同时,2016年网络大电影赔钱的占比高达80%,自负盈亏的占15%,赚钱的仅有5%。

但一部分业内人士也认为,中国的网络大电影市场将达到10亿规模。同时,一部成功的网络大电影的收益亦十分惊人,2016年的一部《温柔的谎言》,投资不过2万,点击破千万,收益达到了百万级,尽管一年后的《温柔的谎言2》,点击却缩水到了34万。

与此同时,平台也加强了自审。爱奇艺宣布对网络大电影进行规划备案和上线备案的双审制度,如果不通过两次备案,网大将无法在视频网站上线。两次备案的审核周期至少50天。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和双备案制的出台让网大再也无法利用监管的空档来博取眼球和点击率。

部分业内人士也认为,中国的网络大电影市场将达到10亿规模。同时,一部成功的网络大电影的收益亦十分惊人,2016年的一部《温柔的谎言》,投资不过2万,点击破千万,收益达到了百万级,尽管一年后出了《温柔的谎言2》,点击却缩水到了34万。

高亏损率和高回报比的并行不悖,进一步刺激了互联网文创领域的大佬们进入,网络大电影精品化和高投入变成了一种必然的趋势。

这些制度性的铺设为网大市场创造了一个相对良性的创作环境,越来越多的大公司也涉足网大制作。《魔游记》制片人丁宇告诉壹娱观察,往年一些大公司认为做网大比较low,但是现在许多学院派的制作人,大公司都开始做网大。

高亏损率和高回报比的并行不悖,进一步刺激了互联网文创领域的大佬们进入,网络大电影精品化和高投入变成了一种必然的趋势。

高投入、大制作只会让网大走进死胡同

业内诸如华谊兄弟、欢瑞世纪、慈文传媒、华策影视等上市公司也看中了网大的发展潜力,纷纷投资网大。

高投入、大制作只会走进死胡同

有网络媒体对大佬入局做了个简单梳理:今年4月,阿里宣布启动“HAO计划”,与优酷一起投入10亿用于为网络电影内容生产者提供服务;爱奇艺于6月制定了自己的网剧三大计划(海豚计划、幼虎计划、天鹅计划); 腾讯则在2016年推出了自己的“百部独家网大”计划,直接买断优质内容……

华谊兄弟今年上半年就投资了演员秦岚主控的网大《少女的奇幻日记》,慈文传媒在推出网络剧《老九门》的同时,顺便推出了《老九门番外篇之二月花开》网络大电影作为网络剧的衍生品,上线10天播放量突破了5000万,达到了爱奇艺A类分账标准。尝到了制作网大甜头的慈文今年又推出了一部口碑不错的网大《哀乐女子天团》,影片还拿到了院线上映的龙标。

有网络媒体对大佬入局做了个简单梳理:今年4月,阿里宣布启动“HAO计划”,与优酷一起投入10亿用于为网络电影内容生产者提供服务;爱奇艺于6月订定了自己的网剧三大计划(海豚计划、幼虎计划、天鹅计划); 腾讯则在2016年推出了自己的“百部独家网大”计划,直接买断优质内容……

纷至沓来的巨额投入,也让过去网络大电影从小成本和蹭IP,顺利转型为大制作、买IP乃至自造超级IP。前述提到的奇树有鱼,就是一例。

而在资本层面上,头部网大公司淘梦、奇树有鱼和新片场相继获得融资:继游族、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控制的基金入股淘梦影业、华谊兄弟入股七娱乐之后,中南文化也在资本层面锁定网大公司奇树有鱼。

纷至沓来的巨额投入,也让过去网络大电影从小成本和蹭IP,顺利转型为大制作、买IP乃至自造超级IP。前述提到的奇树有鱼,就是一例。

同时,传统影视区也出现了松动。继大量明星涌入网剧之后,向网络大电影方向流动成为了一种常态。宁静、袁姗姗加盟的《男模的秘密》,唐禹哲和辰亦儒主演的魔幻影片《寻龙契约》,快女刘忻、张晓钰主演的《热血少女》,陈浩民、林子聪加盟的《斗战胜佛》等,正在逐步消解网络大电影在演技上的缺位,同时也带来了成本上的猛增。此外,和网剧不同,一些知名导演对于网络大电影的青睐程度更高,如王晶就在2016年和爱奇艺联手推出了《我的极品女神》一片,王家卫前不久亦爆出将在欢喜传媒的牵线下,涉足网络大电影。

今年10月份欢瑞世纪更是以2539.12万元获得网大公司七娱世纪27.6%的股份,后者曾出品过《超能太监》《道士出山》《山炮进城》等爆款网大。

同时,传统影视区也出现了松动。继大量明星涌入网剧之后,向网络大电影方向流动成为了一种常态。宁静、袁姗姗加盟的《男模的秘密》,唐禹哲和辰亦儒主演的魔幻影片《寻龙契约》,快女刘忻、张晓钰主演的《热血少女》,陈浩民、林子聪加盟的《斗战胜佛》等,正在逐步消解网络大电影在演技上的缺位,同时也带来了成本上的猛增。此外,和网剧不同,一些知名导演对于网络大电影的青睐程度更高,如王晶就在2016年和爱奇艺联手推出了《我的极品女神》一片,王家卫前不久亦爆出将在欢喜传媒的牵线下,涉足网络大电影。

“名导演、名演员、大制作、大IP,这些元素正在汇聚在网络大电影中,变成了一种业界公认的趋势。但这一定就能破解网大当前的困局吗?”文创从业者刘实锋和笔者分析道:这个破题路径其实是从网剧中变化而来,即网剧制作水准达到或超越传统电视剧集,并且通过网台联动的方式形成无边界融合。但这有个前提,即本身网剧播放的屏幕就早已实现PC、手机和电视屏幕的三屏融合,且这本也是一个趋势。但网大不同,网络和院线间、屏幕和银幕的距离还很遥远。

现阶段的网络大电影对影视公司来说依然是个现金牛,影视公司会把公司旗下IP改编成网络大电影继续实现IP的多重变现。丁宇告诉记者。而欢瑞世纪的半年报中也提到将旗下拥有的多个IP拍成网大的计划。

“名导演、名演员、大制作、大IP,这些元素正在汇聚于网络大电影中,变成了一种业界公认的趋势。但这一定就能破解网大当前的困局吗?”文创从业者刘实锋和笔者分析道:这个破题路径其实是从网剧中变化而来,即网剧制作水准达到或超越传统电视剧集,并且通过网台联动的方式形成无边界融合。但这有个前提,即本身网剧播放的屏幕就早已实现PC、手机和电视屏幕的三屏融合,且这本也是一个趋势。但网大不同,网络和院线间、屏幕和银幕的距离还很遥远。

某种程度上,网大的生态,更接近于过去电影发行中的录像带形态,即影片拍成后不上院线或上不了院线,以录像带的形式发行。

随着网大电影的逐步IP化,那些野蛮生长期被贴上去的粗俗标签制作粗糙跟风蹭IP擦边球无底线也逐步被撕掉。

某种程度上,网大的生态,更接近于过去电影发行中的录像带形态,即影片拍成后不上院线或上不了院线,以录像带的形式发行。

“在拍摄制作上,网大更像电视电影,但盈利模式上则更接近录像带发行,单纯的说精品化而强调类似网剧一样网台联动的模式,进行网络和影院的联动,并不现实。”电影从业人员丰彦认为:屏幕和银幕的体验差异,也让几十元一张的电影片变成了一件“正经娱乐”和大餐,而“6分钟5元钱生意”(一部网大的点播价格是5元。观众收看超过6分钟,后台就视为一次有效点击,制作方就可以分成)则显然只能扮演零食。

网大的困境与生机:爆款屈指可数,小片厂资不抵债

“在拍摄制作上,网大更像电视电影,但盈利模式上则更接近录像带发行,单纯地说精品化而强调类似网剧一样网台联动的模式,进行网络和影院的联动,并不现实。”电影从业人员丰彦认为。

丰彦特别指出,网剧的网台联动之所以能够成功,价格是一个关键因素,视频网站的VIP月费本质上和传统电视收视费并无太多差别,尤其是价格上。

当周星驰、管虎、冯小刚等明星大导开始向网剧靠拢时,网大至今堪称现象级的爆款仍然屈指可数。在网生内容领域,作为与网剧几乎同时起步的网大,精品化的过程却是相对缓慢。不过,一些业内人士却对行业前景充满乐观,今年网络视听大会上,奇树有鱼的CEO董冠杰一度表示,未来三年内,网大行业能成长为一个百亿市场。

你真的知道“小镇青年”要什么吗

你真的知道“小镇青年”要什么吗?

董冠杰的自信并非空穴来风。由七娱乐、奇树有鱼出品的网大《超自然事件之坠龙事件》是今年的现象级作品。据了解,这部玄幻题材作品投入上千万、耗时一年,堪比院线制作。影片上线后当月,便以1761万的分账票房超过了83.5%的国产院线片方分账。而制作了该片的导演,也是在三年前以28万撬动百倍回报,拍摄了《道士出山》的于张涛。

原创、版权等影视文创领域的顽疾没有成为网络大电影的绊脚石,但到底拍什么却成为了真正的发展困扰项。

原创、版权等影视文创领域的顽疾没有成为网络大电影的绊脚石,但到底拍什么却成为了真正的发展困扰项。

然而,《超自然事件》只是行业孤例。事实上,据数据统计,2016年上线的网大背后的第一出品方中,有87%在今年至少10个月没有新作品了。换言之,早期行业里一些趋利、或者不专业的公司,已在严监管下另谋出路,只是更加专业的人正在逐渐冒头。记者观察认为,网大冷静之余,还要直面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困扰的关键原因在于受众基础。网大的受众类型十分特别,在大多数业界观点中,其形象描述是用“小镇青年”四个字概括,即75%的网大用户是18岁到24岁之间的男性用户。

困扰的关键原因在于受众基础。网大的受众类型十分特别,在大多数业界观点中,其形象描述是用“小镇青年”4个字概括,即75%的网大用户是18岁到24岁之间的男性用户。

一年之前,网大的平均成本还只是50万,现如今,一部网大动辄百万乃至千万,淘梦控股的公关经理李政告诉壹娱观察,如今整个行业的投资体量在提升,投资超过1千万的单部影片开始增多。奇树有鱼今年有一部1500万制作的网大,由高群书执导的《太平洋大逃杀》已进入后期,预计明年上线。

“用户特征和早期网大的成功,让人们把小镇青年的喜好,定位在了三俗之上。”刘实锋说:2016年重新崛起的微博,其粉丝基础也是小镇青年,反而出现了更多深度垂直的领域细分。加上之前在豆瓣拿下7分、拿到龙标的《哀乐女子天团》的异军突起,也让人们对小镇青年的认知发生了变化。

“用户特征和早期网大的成功,让人们把小镇青年的喜好,定位在了三俗之上。”刘实锋说:2016年重新崛起的微博,其粉丝基础也是小镇青年,反而出现了更多深度垂直的领域细分。加上之前在豆瓣拿下7分、拿到龙标的《哀乐女子天团》的异军突起,也让人们对小镇青年的认知发生了变化。

网大成本的不断攀升,从几十万试水到千万炮制精品固然对行业发展有一定的推动作用,但大部分网大难以获得可观的投资回报也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在丰彦看来,小镇青年的定位其实是指的二三线城市里的白领,他们相对一线城市的白领来说,工作节奏慢一些,生活压力小一些,业余文化需求也相对丰富一些。但同时,除了院线电影和一线城市无异外,其他线下的演艺活动、文化娱乐项目则出现相对缺乏。

在丰彦看来,小镇青年的定位其实是值得二三线城市里的白领,他们相对一线城市的白领来说,工作节奏慢一些,生活压力小一些,业余文化需求也相对丰富一些。但同时,除了院线电影和一线城市无异外,其他线下的演艺活动、文化娱乐项目则出现相对缺乏,“这和80年代北京青少年宫里孩子玩电脑,我们在小城市青少年宫里玩电动木马是一个状态。因此,网大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个空白,至少在通过互联网共享程度上。”

今年8月底,猫眼专业版上线了爱奇艺网大分账的查询功能,可以查询每日A类影片TOP10的分账票房。据壹娱观察不完全统计,截止到11月底,显示投资成本的网络大电影有17部,成本多数介于250~300万之间,分账收入大多数不及成本高,而更多没有显示成本的网大分账收入仅有几万元。

为何不能效法微博的垂直细分模式,去开拓网剧和院线电影所忽略的盲区呢?“纪录电影、独立电影乃至小剧场戏剧之类的影片,很难在院线上收获,却可以通过网络的长尾来实现收益,而且这部分小镇青年会乐意付出电影票价在网上观看。”丰彦就认为:许多新锐电影人完全可以将网络大电影变成他们的票房保证。网大形态+低成本小众精品+国际大奖,未必不是一个更好的组合。如此一来,则网络大电影则将从蹭IP、买IP,进阶到第三阶段,即造IP。

为何不能效法微博的垂直细分模式,去开拓网剧和院线电影所忽略的盲区呢?“纪录电影、独立电影乃至小剧场戏剧之类的影片,很难在院线上收获,却可以通过网络的长尾来实现收益,而且这部分小镇青年会乐意付出电影票价在网上观看。”丰彦就认为:许多新锐电影人完全可以将网络大电影变成他们的票房保证。网大形态+低成本小众精品+国际大奖,未必不是一个更好的组合。如此一来,则网络大电影则将从蹭IP、买IP,进阶到第三阶段,即造IP。

由短视频制作转变而来的《陈翔六点半之废话少说》以150万的成本获得了1235.3万的累积分账,投资回报率高达823.5%,在不少网大赔钱的情况下,可以说是今年为数不多的分账黑马。

此外,笔者和网络文创领域的部分从业者进行交流中发现,对一些优质IP,进行比网剧更精彩,但系列化的电视电影拍摄,并在网大体系下发行,也成为了一种业界方向。而更多的从业者表示,通过网大来锻炼新导演的功力,进而转战院线电影,也是当下不少传统影视公司进军网络大电影的一个潜在目标。“更重视编剧的力量,更注重脑洞的打开程度,同时没有传统院线电影那么严格的审查,可以让不少新导演在较低压力下尽情创作。”刘实锋如是说。 

此外,笔者和网络文创领域的部分从业者进行交流中发现,对一些优质IP,进行比网剧更精彩,但系列化的电视电影拍摄,并在网大体系下发行,也成为了一种业界方向。而更多的从业者亦表示,通过网大来锻炼新导演的功力,进而转战院线电影,也是当下不少传统影视公司进军网络大电影的一个潜在目标。“更重视编剧的力量,更注重脑洞的打开程度,同时没有传统院线电影那么严格的审查,可以让不少新导演在较低压力下尽情创作。”刘实锋如是说。

但是,这对依赖平台的点击分成获取收益的网大制作公司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资源和回报会逐步集中到头部公司上,从今年播放量TOP10的网络大电影来看,头部公司淘梦制作的网大就占据了3/10。

或许,填补小镇青年由于地域限制,而在传统文化娱乐活动与项目中的固有缺失,将成为网络大电影进一步获得新票房蓝海的根本保障,而各种关键就在于如何发现和创造出新的网大内容生态,而非简单的三俗或简单的精品大片。

一些头部公司凭借发片量,可以用分账收入好的抵消分账亏损影片的损失,然而对于一些小片厂来说,一部片子失利,就能让一家公司破产。一位网大制片人对记者分析了分账模式的风险所在。

例如,曾经靠着拍摄网络大电影登陆新三板的新鲜传媒由于严重亏损,如今已经资不抵债。

在进入网大行业之前,新鲜传媒原本是一家真人秀制作公司,2016年,公司全线押注网大,先后购买了《血一样绚烂的年华》《小五》《这世界很妖》《左手蜜桃右手香蕉》等多个文学IP版权,同时筹划《镇国灵探》系列网大的拍摄,但是由于成片质量的问题,播出平台一直在洽谈中,影片迟迟未能上线。这次转型失败直接导致了公司资不抵债,2017年半年报中显示,公司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123%。

网大仅占网生内容的10%市场,对视频网站吸引新会员的贡献力度不及网综和网剧。丁宇告诉记者,尤其是在没有明星效应和话题热点,使得网大成为网生内容中最尴尬的存在。平台对优质内容的需求,最终的目的是留住老会员、发展新会员,网大在这方面的贡献能力与网综和网络剧无法匹敌。

从暑假各大平台力推的内容来看,网综和网络剧是绝对的热门,不管是推荐位还是宣传力度来看,网大很难与两者之一较量。

除此之外,虽然网大的播放周期以6个月为准,但是影片上线一周之后如果在流量上表现不佳,平台方不再给与推荐位置,这样网大就失去了更多的露出机会,因此广告商对网大广告植入并不感兴趣,这就使得网大除了平台分账之外别无其他变现途径,在与平台方谈判当中,片方会失去话语权,丁宇说。

然而随着网大制作的不断精品化,其发行渠道也在不断的拓宽,对于一些网大来说,取得龙标成了影片上线的必要条件,例如今年春节期间在CCTV6和爱奇艺同步上映的首部台网互动网大《功夫机器侠》。

网大逐步向院线电影看齐的同时,一些低成本、缺少明星效应的的院线电影干脆选择了直接走网大发行,像喜剧网大《赚够一千万》其实就是一部拿到龙标的院线影片。在这种环境下,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未来网大或许可以与院线电影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面对行业这一年的洗牌,于张涛导演在公开采访中表示,以前是一条小路,很泥泞也很坎坷,走的人还挺多,现在走上大路了反而不堵车了。而网大能否在冷静后的一年里爆发,还需拭目以待。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爱奇艺第一遍提议网络大影视的定义,互联网大电影是网生内容里转换最快的商海之一

关键词: